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小小说

大恩不言报

  发布时间:2011-10-31 10:00:22



    刑庭庭长王大成上午连开了两个庭,当他匆匆去食堂时,已是中午12点多了,传达室老李在食堂门口叫住了他,递给他一张纸条,说是一个山东口音的中年汉子捎的。王大成顺手展开一看,顿时怔住了,忙问老李:“人呢?”,老李说:“10点多时就走了,出大门后还扶着一个拄拐杖的男的一起走的呢。”

    王大成饭也没得心思吃,抓着纸条折回头,急急赶到办公室。又仔细看了几遍纸条上的内容。上面仅有歪歪扭扭的一行:马涛是铁柱的命根,你还记得20几年前的事不?金柱。

    王大成猛地想起上午第一个庭审结束时在法庭门口晃过的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那个右半腿悬着,柱着拐杖的男子,难道他就是当年的老班长?被告人马涛竟然是老班长的儿子?

    23年前的往事第N次蹿上王大成的心头,堵住他的胸口。1984年对越南自卫反击战时,他还是某部的一名侦察兵。马铁柱是班长。一个深夜,侦察班执行一起侦察任务,突然遭遇了对方的一阵炮火,铁柱闪电般将王大成扑倒,用铁塔般的身躯掩住了王大成,王大成几乎没有损伤,而他自己却被炸断了右腿。

    马铁柱复员后,回到了山东聊城的老家。头三年,王大成还能与铁柱有一些联络,一有休假就去看他。但每次送他钱,都被他不留情面地拒绝,从邮局递的钱也被一一退回。后来的信和汇单,都因查无此人被退。王大成曾几次去聊城寻访他的下落,也无果而返。

    王大成干到营长这个职务转业到法院时,已是1993年。十几年来,他不时回忆起那刻骨铭心的一幕和铁塔般的身躯却失去了右半腿的老班长。向战友、首长写了无数封信,打听铁柱的下落,也没有找到线索。也试过在当地报纸上登寻人启示,同样杳无音信。老班长,你在哪里,你还好吗?始终萦绕在他的心间,一个放不下的悬念。

    此时此刻,王大成简直悔青了肠子,他不断拷问自己,当时瞄到了一闪而过的身影,为什么就没有紧追上去看一看,是办案太忙?还是早已忘了老班长?真是忘思负义啊!马涛犯的是抢劫罪。已审理查明:2007年6月30日晚10时许,马涛在本市三道巷内的僻静处,拦住妇女仇某,采取卡脖子、打耳光等暴力手段,抢走价值2000多元的金项链一根和现金320元。事后受害人仇某因受惊吓而住院治疗一个月。本来,王大成准备在下午召集合议庭合议,现在他头脑中一派乱象,于是通知书记员改期。

    回家后,王大成一整夜都坐在书房里,陷入哈姆雷特式的思考。马涛的犯罪没有任何法定从轻的情节,在法庭上对罪行也供认不讳。虽然他一再辩解从泰安来本市一个多月没有找到工做,已经身无分文才铤而走险。但马涛实施犯罪的手段十分恶劣,且对受害人的伤害没有提供经济赔偿,不仅不能酌定从轻,还应从重惩处。是依法量刑还是设法为马涛减轻罪责?这个痛苦的问题折磨着王大成。他感到自己被两只有力的大手扯来扯去。有几回,他几乎决定,一定要少判马涛两、三年。他这样宽慰自己,十多年的办案生涯,从来没有出过一次差错,没有一件案子被发回过、改判过,这一次,为了自己的恩人,犯下一次错连上帝也会原谅的。但是——

    天就要亮了,他打开窗户想透透气,一阵寒气向他袭来,他猛地打了一个激灵。二十多年的党性教育,面对国徽的庄严宣誓,当年老班长说的话:“不要对我说报恩这两个字,只要记住我们的灵魂是经过战火洗礼的!”立时心里揣满了羞愧,怎么能为一己私情亵渎法律呢。

    出门前,妻子对他说:大恩不言报,老班长想必也不会怪你的。一到单位,王大成立即召集合议庭对马涛案和另一案进行合议,他不能给自己一点犹豫的时间。在充分听取了合议庭其他成员的意见后,作出对马涛从重处罚的刑期决定。

    在对马涛宣判时,王大成从马涛的口中,得知了马铁柱的一些情况。父亲马铁柱与母亲结婚后就迁来泰安的乡下。母亲几年前得了癌症,家里借了很多债治病,结果一年前母亲还是去世了,现在连住的房子都是临时借的。

    一个月后,王大成带着请罪的心态前往泰安。临行前,他说服妻子,从家中取出原来打算买房子的首期付款20万元,用来帮衬老班长。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马涛提供的住址。这是两间破旧而低矮的平房,门虚掩着。推开门,满屋子的灰,好象已没人住了。王大成见饭桌上压着几张信纸,上前一看,给自己的。信上说:知道你要来,我想想还是随弟弟金柱走了。好兄弟,你做得很对,马涛尽管一时糊涂,但犯下的罪是理应受到法律的严惩的。那天我没有去找你,就是怕你过不了我这个人情关。前几天金柱拿着判决书跟我说起给你留了字条的事,我很生他的气,当看到判决书上说是对马涛依法从重处理的内容后,我才又放下了心。金柱不懂事,你要多多包涵。

    “扑通”一下,王大成直直地在屋子里跪了下来,蓄在眼里的热泪泉涌而出,哽咽着:“老班长……”

文章出处:《龙法政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