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关注: 手机客户端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深入鸡窝智擒“老赖” 帮扶弱者义不容辞

  发布时间:2018-02-14 10:02:55



    “媳妇儿,我看见法院的车来了,我先躲起来,他们要是来找我你就说不在家,记住没。”

    “行,我知道了,你快找个地方藏着,眼瞅过年了,赶紧给他们糊弄走得了。”

    正说着话,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张某的媳妇儿拽了一下张某,手一指,张某会意,赶紧躲了起来,看着张某藏好了,张某的媳妇儿王某边擦手边往外走,嘴里应和着“来了、来了”。

    院门一开,看着几名法官站在法院的车前,王某问到“几位法官,有啥事儿呀。”

    “您好,我们是齐齐哈尔市铁锋区人民法院的,这里是张某的家是吗?”王某看着法官递来的工作证,嘴上答着“啊,对,他是我爱人,你们找他呀,他现在不在家,出去打工了一直也没回来。”

    “请你配合我们法院的工作,张某有一起劳务损害纠纷案件的执行款始终没有给付,对方当事人现向我院申请强制执行,希望你能配合。”

    “哎呀,我们也想给钱他们钱呀,欠着钱我们心里也不舒服,这不是实在没钱吗,我老头子出去打工挣钱了,这过年都不回来了。”王某叫嚷这没钱,说到张某打工不能回来过年,还不忘摸摸眼角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不对呀,刚才我明明看见张某了呀,难道是我看错了?不对,这里面绝对有事儿,执行法官王睿心里琢磨着。看看正在“擦眼泪”的王某,王睿法官叹了口气说,“那行,请你尽快通知张某,履行已经生效的法律判决,尽快给付执行款。”说着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对身边同行的法警徐波说,“那今天就这样吧,咱们先回去。”

    王某松了一口气,终于把他们糊弄过去了,结果屋里传来了手机铃声,王睿法官说,“不对吧,我给张某打电话,屋子里怎么有手机铃声呢,他是不是没走,就在家呢呀。”

    王某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没有,没在家,在外面打工呢,屋里响的是我的手机”,说着,下意识的眼睛扫了一下旁边,见没有动静,悄悄舒了口气。

    这点小动作被眼前的法官王睿看的正着,他心里确认了,张某不但没外出打工,还就藏在这个院子里,顺着王某的眼神看过去,院子角落有个鸡舍,虽然不大,但是要藏进去一个人也不是不可以。王睿法官看了眼王某,聊家常似的说到:“你这儿养了不少鸡呀,自己吃还是往外卖呀”边说便往鸡舍方向走去。

    藏在鸡舍里的张某一直听着外面的声音,就觉得法官的声音越来越近,感觉好像再往这边走,猛地一抬头,正对上王睿法官的眼睛,“别藏了,出来吧。”没想到此时的张某,不但不出来,反而往鸡舍的深处去躲藏,王睿法官只能“钻”进鸡窝,将张某带出来。两人走出鸡舍的时候,身上、头上沾着不少鸡毛。

    王睿法官看着张某、王某二人说到“你们这样费尽心思的躲藏、规避执行是违法的知不知道,张某,上车跟我们走一趟,我们把申请人也叫到法院,咱们看看这事儿怎么解决。”

    在回法院的路上,执行局干警不断做着张某的工作,张某心里明白,不还钱可能会被拘留,到时候年都过不了了,“王法官,不是我不给钱,是我现在真的没有那么多钱。”王睿法官见被执行人有意向还款,赶紧联系申请人,经过调解,最终双方约定,被执行人一次性给付8万元,余款部分,申请人自愿放弃。

    申请人看着眼前的执行款,开心的笑容中夹着些许无奈,拉着王睿法官的手说:“这钱要得太不容易,整整五年,因为那次事故受伤,我再想找工作实在太难,靠着家中积蓄生活,这日子真是越来越难。眼看要过年了,本来我都放弃了,想着年后再说,没想到你们真的给我执行回来钱了,今年我终于能过一个踏实年了。真是不知道怎么表达我对你们的感谢。”

    执行法官王睿说:“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更何况你们属于弱势群体,我们理应更加照顾你们,维护你们的各项权益。只有你们都安稳的过年了,我才能安心的回家过年。”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