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关注: 手机客户端

 

省法院官方微博微直播鸡西法院抓“老赖” 现场直播话题量已超880万

发布时间:2017-09-07 15:17:15


鸡东县法院执行行动直播现场
鸡西市梨树区法院执行行动现场

9月5日晚和9月6日上午,@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和 @鸡西市中级法院共同走进鸡西市,联合新浪网法院频道和黑龙江广播电视台,以图文、视频直播的方式,全程跟踪报道鸡东县法院和鸡西市梨树区法院执行全过程,现场目击鸡西法院执行攻坚。直播期间,省法院官方微博微话题阅读量达到800万次,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有45万余人实时在线观看手机视频直播画面,网友纷纷点赞,网友“阳光的醉梦”留言:彰显人民法院为民不断打击老赖的决心,为龙江执行加油。

9月5日18时,鸡东县一场急雨不期而至,县人民法院门前警灯闪烁,30余名执行干警整齐列队。“我宣布,‘夜鹰行动’开始。”鸡东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刘景峰向执行干警下达行动指令。为推进省法院百日攻坚执行行动,鸡东县法院夜间部署开展执行行动,集中抓捕“老赖”。

10分钟后,申请执行人带领执行人员来到了福地旅馆。“刘秋玲就在这儿。”法警队长王丽敏率先走进旅馆,向旅馆管理人员询问刘秋玲是否在旅馆内。正在询问间,王丽敏忽然听到一楼有一个房间的房门有上锁的声音,王丽敏由此断定一定有人在一楼的某个房间内藏了起来。

王丽敏马上安排法警挨个房间敲门,但只有一个房间被敲开,房间内有一对男女,但并非刘秋玲。为不过多打扰他人休息,执行干警礼貌道歉后退出了房间。

这时,旅店吧台上一个女士挎包内传来手机铃声,王丽敏经请示指挥中心,在执法记录仪的记录下指挥干警打开背包,发现里面一部手机的来电显示名字是韩笑,韩笑就是刘秋玲的丈夫,是本案的另一个被执行人。执行干警推断,这部手机很有可能是刘秋玲的。

执行干警又将旅馆各个房间的钥匙找来,挨个打开了房间门,但房内都空无一人,经检查,房间窗户外都挂有铁丝网,刘秋玲不可能从窗户逃出去。执行陷入僵局,难道刘秋玲真的没在这里?多年的执行经验告诉王丽敏,刘秋玲一定就在这附近,她又敲响了刚才那对男女的房间,进屋巡查一番。房间不大,有一个带着布帘的卫生间,王丽敏眼光飘过布帘,突然发现布帘下的角落里有一只粉色的运动鞋,她“刷”的拉开窗帘:“这有人!”

“你是刘秋玲吗?”在得到确切回答后,王丽敏手持司法拘留决定书大声地说:“我们是鸡东县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因为你有一起执行案件拒不履行法律义务,现在依法对你进行司法拘留。”

这是一起借款合同纠纷执行案件,被执行人刘秋玲是本案担保人。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刘秋玲长期躲避执行。“她还经营着一个信息服务部,就是不还钱,今天把她抓住了,我们得感谢法院。”申请执行人的委托代理人高先生说。

18时33分,鸡东县法院执行工作人员来到了红日食杂店,看见了一名男子,经调查,该男子系法院一起执行案件被执行人魏金平的丈夫。听到法院介绍情况后,该男子当即给妻子魏金平拨通了电话。”你们来我家干啥?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电话里传来了强硬的声音。

又扑了个空。”案件承办人王丽敏说,像这种情况,经常遇到。她留下了人员,继续蹲坑守候。“被执行人魏金平是一起借款合同纠纷案件的担保人。法院的态度她都听清了,看看她会不会主动找我们吧!”王丽敏说。

踏破铁鞋无觅处,让工作人员没有想到的时,40钟后、魏金平自己来到了法院。“你们这么晚了,这是干什么?我又没跑!”魏金平进门就摆出一副与法院理论的架势。“你是一名人民教师,请注意你的形象!”法院工作人员义正言辞的说。

工作人员把魏金平带到法院诉调衔接室,向其宣读了执行通知书。“我虽然是老师,但我不明白法律,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开始执行,我不清楚!”魏金平在诉调室里情绪十分激动,大吵大闹,一直拒绝在拘留决定书和罚款决定书上签字。法院最后强制将其带入羁押室。就执行活动结束时,鸡东县法院副院长付云升高兴地说:“今晚我们抓捕的魏金平案有了好消息,她家属正向法院转账20万元。”

“您好!是马所长。好,我马上到。”王丽敏放下电话,高兴地说,前进派出所通知,协助法院查控的两个被执行人刘福、吴桂兰抓到了。我们现在到派出所去办理交接手续。刘福、吴桂兰经营福地旅馆,因欠信用社借款而逃债在外,查无下落。

前进边防派出所将协助法院查控的被执行人刘福、吴桂兰交付给了鸡东县法院执行人员。王丽敏对边防警察表示感谢。“根据法院与公安系统的联动机制,我们接到法院的查控通知后,几经周折协助法院将被执行人抓捕归案。”前进派出所马副所长说。

21时,执行团队抵达平阳镇永发村车家屯。被执行人王某是这个村的村民,现在是农闲时间,平时看不着他,申请人说他今晚可能在家。为了不惊动被执行人,法院将警车停在了公路边,执行人员步行了五六分钟路程。“前面白色苞米杆子垛对面就是他家。”带路的申请人说。

执行人员推开铁门,走进四间瓦房的西门,敲了敲门。被执行人王某睡眼惺忪的打开了门。当听到执行员向他宣读司法拘留决定书时,王某还没缓过神来,“我懂法,不就是6000块钱,至于这样嘛,整的跟几百万似的。”

抓捕王某后,法院执行人员又趁夜赶往东海镇发展村寻找另一起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徐某。经鸡东县法院调解,徐某应偿还欠款8万元,徐某既不申报财产,也不履行调解书义务,法院决定对其强制执行。

在申请人指引下,执行人员找到徐某家。法院决定兵分两路,一队没有敲开前面的门市房,另一队从紧锁的大门翻入院内,徐某不在家,他妻子拨通徐某的电话后,徐某表示明天去法院。

此时已是深夜10时。“今晚行动到此结束,现在我们返回院里。”执行庭长于国柱说。此次“夜鹰行动”共出动警力40人、警车10辆、配戴执法记录仪40部、执行单兵19台,执行案件16起,标的额397.8万元,司法拘留7人,罚款17万元,执行和解2起。

此次“夜鹰行动”共出动警力40人、警车10辆、配戴执法记录仪40部、执行单兵19台,执行案件16起,标的额397.8万元,司法拘留7人,罚款17万元,执行和解2起。

9月6日5时整,天边泛起了鱼肚白,许多人还在睡梦中时,鸡西市梨树区人民法院3辆警车,22名执行人员已集结完毕。随着副院长高岐一声令下,执行行动正式开始。

5时48分,执行员来到鸡西市一栋高档小区,梨树法院执行的19起工伤保险争议案件的被执行单位负责人马某住在这里。有人反映他早晨五六点钟开车进出小区。法院决定起早“堵”他。“嗨,晚了一步。经保安调取监控,他5点18分开车离开了小区。”副院长高岐感觉很遗憾。

此时,接到执行指挥中心指令,另一案件被执行人关某从外地回到了家中。执行员张伟才立刻前往关某所在地,恰巧在楼下碰到了关某,当即给予其司法拘留。这是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执行案件,关某应偿还借款35万元,法院立案执行后,关某和他人签订虚假协议逃避执行。

7时08分,执行人员再次回到被执行人马某所在小区,经与保安确认,马某仍未返回。执行人员随即来到马某家,在敲门无人回应后,将执行裁定书和查封财产清单贴在其家门上。执行人员张伟才多次试图与马某取得联系,对方均不接听,执行人员决定赶往被执行单位三发煤矿。

8点05分,执行人员在医院见到了马某,马某声称来医院看病,执行人员和马某说明了情况后,马某拿出了三发煤矿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辨称三发煤矿已于2017年8月将法人变更为吕某,“这个案子跟我没关系了,你看法人都变了。”执行人员决定将其依法传唤到法院调查核实。

到法院后,经法官询问,马某表示马上联系煤矿现在的负责人。“我在梨树法院呢,快别提了,因为工伤那个案子,我被带到法院了,现在我也不是煤矿法人,你们快帮我解释清楚了。”马某说着就把电话递给了张伟才。最后,执行干警与当事人一起到三发煤矿解决这个案子。

10时25分,经过30分钟的崎岖山路颠簸,执行人员赶到了被执行人三发煤矿,在办公室见到了一名男子。“我们煤矿是新接手的,我给你们领导。”该男子说。几分钟后,煤矿的副总和法律顾问来到办公室,和法院工作人员就执行事宜进行了商谈。

“我们煤矿换了新矿长,马矿长已经不是矿长了。”三发煤矿副总表示,对于19起案件的矿工赔偿问题,矿上一直在履行,现在还欠20多万的尾款,需要对下账,对账之后,我们一定履行义务,立即付清全部赔偿款。

执行局长刘峻峰说:“这19起案件的申请人都是三发煤矿的矿工,因工伤赔偿争议,2015年至2017年,都经劳动仲裁后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的。煤矿是个人独资,仲裁时投资人是马某。经过今天的执行,案件有了好的进展,矿工的钱下午有望全部到位。”

一条崎一岖的山路,一个本是午饭的时间,从市区到山区,一路坎坷。经过近50分钟的车程,执行人员到达了半山腰,眼前已经没有路,执行人员只能步行上山,一起林地合同纠纷案件的执行标的就在前方2.5公里处。

步行了20分钟后,执行人员和林业局工作人员到达目的地,申请执行人陈树全、执行人员与林业工作人员一起,用GPS定位工具绕着林地走了一圈,现场测量。“有了这片林子,等以后国家允许采伐的时候也是一笔收入。”看着林地,陈树全话语里充满了希望。

鸡西市梨树区人民法院已执行案件32件,执结23件,执行到位标的180余万元,采取强制措施10人,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实习生/文 隋洪芳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