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执行->典型案例

2018年黑龙江法院第二批拒执犯罪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2018-08-01 14:22:20


黑龙江法院2018年第二批拒执犯罪案例1

 

王某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一、基本案情

孙某与李某、王某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人民法院于201712月作出(2017)黑0205民初81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李某偿还孙某借款本金人民币5万元及利息,被告人王某某对上述借款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判决生效后,因被告人李某、王某某不履行法律义务,孙某向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经法院下达限期履行通知书和采取拘留措施后,王某某仍拒不履行还款义务。

2018529日,孙某以王某某涉嫌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向昂昂溪区公安分局提出控告,昂昂溪区公安分局作出《不予立案通知书》,孙某于次日向齐齐哈尔市昂昂溪法院提起刑事自诉。在案件审理期间,王某某与孙某达成和解协议,由王某某先行向孙某偿还3万元(已履行完毕),其余借款在五年内还清。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某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并拒绝报告财产,在被司法拘留后仍不履行法律义务,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自诉人孙某的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鉴于王某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积极还款并有主动悔罪表现,具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故判处被告人王某某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

二、典型意义

本案被告王某某对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经法院采取下达限期履行通知书、司法拘留措施后仍不思悔改。申请执行人孙某在收到公安机关《不予立案通知书》后,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自诉,法院结合被告人王某某的犯罪行为和悔罪表现,依法做出了公正的判决,切实保障了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

 

 

 

 

 

 

 

 

 

 

 

黑龙江法院2018年第二批拒执犯罪案例2

 

陈某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一、基本案情

董某与陈某某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一案,201614日,方正县人民法院依法做出(2015)方民初字第44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陈某某承包的面积为143.5亩的土地自判决生效后交回董某耕种。陈某某不服判决,向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6128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16)黑01民终241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732,申请执行人董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52日,方正县人民法院依法做出(2017)黑0124184号执行裁定书,限陈某某于2017510日前退出土地并交由董某经营。在执行过程中,执行人员多次找陈某某要求其履行法定义务,陈某某均拒不履行,致使法院判决、裁定不能执行。2017918日,方正县人民法院将陈某某涉嫌犯罪的案件线索移送至方正县公安局。方正县公安局立案后,陈某某于44日与申请执行人董某自行达成和解协议。201876日,方正县人民检察院以黑方检刑诉[2018]11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某某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向方正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方正县人民法院于201876日立案。经开庭审理,方正县人民法院作出(2018)黑0124刑初123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陈某某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

二、典型意义

本案被告人陈某某对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鉴于陈某某在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能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具有自首情节,且在案发后能积极与申请执行人达成和解,取得申请执行人的谅解,可依法从轻处罚。法院依据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综合考虑被执行人自首、当事人和解、申请执行人主动谅解等情节,对陈某某从轻处罚,充分体现了罪刑法定原则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

 

 

 

 

 

 

 

 

 

 

 

黑龙江法院2018年第二批拒执犯罪案例3

 

马某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一、基本案情

某物资商店诉马某某买卖合同纠纷的两件案件,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人民法院先后作出(2016)黑0205民初125号、126号民事判决书,判令马某某偿还某物资商店欠款人民币共计47,424元及利息,并由马某某负担案件受理费820元。判决生效后,马某某未在判决书确定的期限内履行义务,某物资商店遂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人民法院于2018125日立案执行,并依法向被执行人马某某发出执行通知书和财产报告令。201861日,因拒绝报告财产情况,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人民法院对马某某依法进行司法拘留,马某某仍拒不履行法律义务。经法院依法调查,马某某名下有房产,具有履行能力但拒不履行还款义务,其行为已涉嫌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2018612日,某物资商店向公安机关提出控告,公安机关于当天作出《不予立案通知书》。2018613日,某物资商店向法院提起自诉。因马某某到案后如实供述罪行,在判决前主动履行法律义务,并取得某物资商店的谅解,齐齐哈尔昂昂溪区人民法院决定酌情对其进行从宽处罚。201879日,齐齐哈尔昂昂溪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处马某某罚金人民币3,000元。

二、典型意义

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生效后,被告马某某有履行能力,但拒不报告财产,且在被法院采取司法拘留措施后仍拒不履行法律义务,尽管其迫于压力全部履行了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但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此案例充分说明,被执行人必须主动履行财产报告义务,拒绝报告或虚假报告财产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同时,执行法院在执行过程中要善于利用各种执行措施,加强对申请执行人的法律释明,引导申请执行人依法对被执行人提起刑事自诉,运用法律武器保障自身权益。

 

 

 

 

 

 

 

 

 

 

 

 

黑龙江法院2018年第二批拒执犯罪案例4

 

刘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一、基本案情

苗某、邱某与佳木斯市某重型商用卡车维修有限公司、刘某的两起民事纠纷案件,佳木斯市向阳区人民法院分别作出(2014)向民商初字第172号、178号民事调解书,确认刘某及佳木斯市某重型商用卡车维修有限公司一次性偿还苗某人民币294万余元、邱某人民币265万余元。调解书生效后,刘某未按期履行给付义务,邱某、苗某于2014612日向佳木斯市向阳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2014617日,佳木斯市向阳区人民法院作出〔2014〕向法执字第68-1号执行裁定书,依法查封了佳木斯市某重型商用卡车维修有限公司9613.8平方米土地使用权。后经执行法院查明,20167月,刘某得到政府发放的拆迁补偿款共计人民币848万余元,但刘某未将该笔款项用于偿还两份调解书确定的义务,也未向佳木斯市向阳区人民法院报告。此后,刘某还将此笔款项通过银行转帐、存取款等方式多次进行转移,导致法院调解书一直无法执行。2017422日,佳木斯市向阳区人民法院将刘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件线索移送佳木斯市向阳区人民法院。2017718日,被告人刘某在佳木斯市郊区被公安机关抓获。201873日,佳木斯市向阳区人民法院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作出(2018)黑0803刑初29号刑事判决,以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判处被告人刘某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二、典型意义

本案被执行人刘某有履行能力,但恶意转移财产,同时逃避履行两个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致使两个法律调解书确认的义务无法执行,其行为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法院依法追究被执行人拒执罪的刑事责任,强制被执行人履行了义务,惩治了此种拒不执行生效裁判的行为,起到了很好的教育和警示作用。该案例提醒被执行人,法院判决一经生效,就具有法律强制力,任何抗拒执行、规避执行的行为,都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黑龙江法院2018年第二批拒执犯罪案例5

 

孙某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一、基本案情

王某某与孙某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人民法院于201639日依法开庭审理并作出(2016)黑0205民初185号民事调解书,确认孙某某应偿还王某某人民币22.32万元。调解书生效后,孙某某仅履行部分还款义务,其余9.4万元借款未及时偿还。

2018110日,王某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经法院查明,孙某某有固定的营运收入,但其未将营运收入用于偿还债务。2018521日,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人民法院依法对孙某某实施司法拘留,其仍拒不履行法律义务。2018530日,王某某向公安机关提出控告,要求追究孙某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犯罪的刑事责任。2018530日,公安机关以事实不清为由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书》。201865日,王某某向齐齐哈尔昂昂溪区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法院于201865日立案。在案件审理期间,孙某某迫于压力主动与王某某达成和解协议,并按照和解协议履行了全部给付义务,王某某同意并申请撤回自诉。齐齐哈尔昂昂溪区人民法院认为,自诉人王某某与被告人孙某某达成和解并自愿申请撤回自诉,其撤诉理由符合相关法律规定。201866日,齐齐哈尔昂昂溪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准许自诉人王某某撤诉。

二、典型意义

孙某某有固定的营运收入,明显具有履行法律义务的能力,但其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剩余给付义务,并在被法院依法采取司法拘留措施后仍拒不履行,涉嫌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在王某某提起刑事自诉后,孙某某迫于压力主动履行了剩余给付义务,尽管因王某某撤回自诉使孙某某免受刑事处罚,但该案例充分说明,对于拒不履行法律义务的被执行人,依法适用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能够最大限度发挥对被执行人的制裁和震慑效果,从而敦促被执行人自动履行法定义务。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