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关注: 手机客户端

 

美国首席大法官们的逸闻轶事

发布时间:2016-12-05 15:10:40


    《五位首席大法官:最高法院杂忆》是一本独特的书。它是一本大法官写大法官的书,是一位在联邦最高法院任职大法官长达35年的大法官首次独家的爆料。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是美国三权分立体制中的一枝。在三枝之中,总统和国会是政治大秀场,笑料不断。唯有联邦最高法院,尽管被称为政治的“风暴眼”,却具有神圣的地位,九位大法官如同神祗,单是提到他们的名字,就让人肃然起敬。

    大法官们遗世独立的尊神形象,激起了人们的好奇心。在约翰•保罗•斯蒂文斯大法官的回忆录《五位首席大法官:最高法院杂忆》出版之前,人们只能凝望庄严巍峨的最高法院大楼,出神遐想。《五首席》第一次权威披露,带领读者透视最高法院以及活动在其中的大法官们。

    《五首席》是一本大法官写大法官的书,而不是一本研究或采访之后的传记著作。作者斯蒂文斯在最高法院任职大法官长达35年,2010退休时已90岁高龄,世事洞察,臧否人物直率无忌;笔触生动,文风纯净洗练,质朴直白。作者独特的身份优势和经历阅历,让这本书无法替代。一切对法律有兴趣,对美国最高法院有兴趣,对联邦大法官有兴趣的读者都不能错过。

    神祗雕像般的大法官们,在斯蒂文斯笔下,集体走下神坛,人间烟火味道让他们变得生动可爱。这是在其他著述中难得一见的,也是这本书最无可替代最有价值的之处。

    在这本书出版之前,关于联邦最高法院历史、制度、运作以及名案评析等,皇皇巨制,汗牛充栋。同时鉴于职业传统,大法官们个人回忆法院生涯的著作几乎找不到。《五首席》的出版填补了这项空白,它对大法官们特别是首席大法官们的生动描述,极大地满足了广大普通读者的期待。对于那些饱读鸿篇巨制的专业研究人员,这本小书或许会激发出特别的灵感,让那些典章制度难解之处豁然开朗。下面摘录的是这本书的片段。

    比尔•伦奎斯特做了14年大法官之后,成为首席大法官。他当年58岁,是大法官中的小弟弟。他以首席大法官身份主持首次大法官会议时,提议老同事们对他直呼其名“比尔”。全体大法官一致拒绝。根据最高法院的传统,同事们对首席大法官或者称呼“首席”,或者称呼“首席大法官先生”。私人交谊不能践踏传统,规矩不能坏。另一方面,伦奎斯特要求律师们,从即日起,必须称他的同事们为“大法官”(justice),而不得仅仅以“法官”(judge)来称呼他们。这位首席还经常提醒律师们不要忘了他是“首席大法官”(Chief Justice)。

    联邦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开会时,若有人敲门,谁应去开门?答案是资历最浅法官,资历最浅指的不是年龄最轻,而是进入最高法院时间最短的大法官。大法官斯蒂文斯说,他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之后不久,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由于过于专注开会,他这个资历最浅的新任大法官没听到敲门声,结果坐在他左边和右边的两位资深同事起来应门。斯蒂文斯大法官羞愧难当,从此记住了:资历最浅的法官是美国薪水最高的守门人。

    厄尔•沃伦(Earl Warren)又高又帅,人称“超级首席”。1957年,美国律协会议在英国伦敦召开,首席大法官沃伦出席发表重要讲话。按照东道主英国的规矩,沃伦应该着晨礼服(morning coat)和条纹裤(striped trousers)出场。英国人或以为沃伦应知道这规矩,未事先提醒,而沃伦恰好不知道这套礼仪。沃伦着褐色西装出席,英国人当场就震惊了,沃伦为此从美国律协引咎辞职。

    联邦首席大法官虽然是首席,在案件表决上,他与其他八名法官地位平等,也只有一票。现任首席罗伯兹年薪22万3500美元,其他八位的年薪每人都是21万3900美元。首席薪水比其他大法官高出近万元,是因为除了做好与其他大法官同样的审判工作,他还有繁重的行政事务要处理,比如首席大法官也是最高法院的CEO,最高法院大楼的管理者。与其承担的非审判性工作量相比,多出的一万美元的薪酬实在微不足道。 首席大法官,也被称为“平等者之首”(the first among equals)。

    除了大法官同事,作者还提到他早年在最高法院实习时对最高法院警察的印象。最高法院警察的专业能力,令人印象深刻。最高法院新职员报到之后,任何一名最高法院的警察马上就会认识他们。那里的警察不带警徽,以营造一种宽松友好的气氛。但是他们维持秩序的能力堪称一流,任何一起不敬行为在最高法院几乎都没有发生过。访客若想闹事,最高法院的警察有能力迅速并且不动声色地把他们带走,以至于好像什么事也不曾发生过,法庭审理不会受到任何干扰。

    大法官们由总统任命,能否得到任命,他们与总统的私谊很重要。历任大法官们有是总统的同学,有的是同事,有的是牌友。总统们总是希望自己任命的大法官能够支持他的政策,但是大法官就任之后,把职业荣誉看得高过一切,司法独立成为他们的最高准绳,他们做出的判决常常让任命他们的总统抓狂。比如1974年,在美利坚合众国诉尼克松案中,尼克松总统任命的大法官伯格(Warren E. Burger)要求尼总交出录音带,尼被迫辞职。斯蒂文斯评论说,这个判决不仅对美国政治和美国社会产生了历史性的影响,而且有力地表明了最高法院“秉直(integrity)与独立(independence)”司法品质。

    韩战期间,美国钢需求量大增。担心可能爆发的罢工影响钢铁供应,杜鲁门政府强力接管钢铁公司。钢铁公司起诉,挑战接管的合宪性。联邦大法官 6:3判决政府败诉,认为宪法没有授予总统接管私人钢铁公司的权力,即便国家处在紧急时期。判决政府败诉的6名法官中,有2名是杜鲁门总统提名的。珍惜职业尊荣,捍卫司法独立,让大法官们赢得了社会普遍敬重,也体现出法官们是法治的真正脊梁。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