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关注: 手机客户端

 

两件雨披

  发布时间:2015-10-26 13:24:04


    走进多情的九月,天也变得湛蓝,风也吹的清爽,大地的庄稼也变得金黄,采秋的人们也开始繁忙。那些天然的野果子,红的红,紫的紫,黄的黄,还有那些草蘑、榛蘑、鸡腿蘑、元蘑、猴头蘑……陆陆续续被勤劳的姑娘小伙大叔大妈们背下山送到了小菜市场上,小市场顿时喧嚣起来,就这一小会儿的功夫就被饭店的采买员和游客把鲜货买个半空。

    更热闹的是小城来了一批又一批包山的大老板、小老板和淘金的红松籽采摘着,大老板和各个林场签下包山打红松塔合同后,再向各个小老板发出转包合同,于是倒手转包的小老板再召集上树打松塔的雇工,应该说奔着淘金的希望而来的小包工头和雇工是最辛苦的,他们之中许多人都是下岗职工或农民,把脱贫的希望寄托在这一秋和红松的塔尖上。

    自从包山打松塔开始,林业局法院年年都要受理多起因为打松塔事故引起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许多案件也因转包因素给法官造成送达和执行上的困难增加了工作负担。立案庭王庭长正为一起生效文书的送达犯难,因为他安排两名法官去林场送达两次都吃了闭门羹,他打电话当事人总关机。

    当事人赵大竣是个下岗职工,外出打工回来,东凑西借了100多万元求亲戚帮忙转包了丰山经营所的红松塔工程,想通过这次机遇扭转贫困的生活水平。谁曾想刚刚带着工人上山的第三天,由于雨后树也打滑,一名工人一不小心从大树的半腰摔了下来,他给工人的保险单刚刚填完登记表还没生效,好在受伤工人的命总算保住了,却摔丢了赵大竣几十万……本来承包工程的本钱大多数都是亲戚朋友帮忙借的,这医药费也送去了10多万,自己生病的老母亲都没舍得住院,只是用廉价的药片支撑着年迈羸弱的身体,每天还要去地里劳作,给家人做饭……这个下午王庭长安排完手头工作,带着郑法官骑上摩托车就上丰山经营所出发了,沿着十几里的山路颠簸着,秋风吹的树叶沙沙响,五花山色彩斑斓好漂亮,可今天王庭长他俩却无心欣赏美景,只盼望这次送达成功。

    快进林场时天就开始阴脸了,刚刚走到赵大竣家门前就掉雨滴了,两人失望的看到了大门的门锁紧紧的闭着嘴,无奈只能在大门的雨篷下避避雨了。他俩焦急的望着天空细密的雨丝仿佛要没完没了的倾诉一个伤心的故事。只听旁边“哐当”一声好像什么东西落地似的,寻声望去,只见不远处有个老太太捧着个菜篮子跌坐在雨水中,正艰难的试着爬起来,可是没有成功,王庭长和小郑赶紧跑过去把老人家扶起来,然后要送老人回家。老太太抬头看见了他们的制服就犹豫了一下,王庭长以为老太太哪里摔坏了不舒服,就说要联系车送老人去医院看看,她连忙摆手说不碍事,就是有点疼,然后眼泪就和着雨水混在一起淌成流子了。小郑背起了老太太要送她回家,她在他们的惊奇中打开了赵大竣家的大门锁头,一头倒在了炕沿上,然后说:“孩子,让你们辛苦了,我儿子出去借钱去了,他不是有意躲你们,实在是没办法啊!那个通知单就留下吧,我会告诉大竣的。”说完老太太挣扎着要给他们倒水喝暖和暖和,王庭长说不用了,小郑连忙拿出送达通知书请老太太签字,老太太还会写字,歪歪扭扭的签上了名字,又在墙角摸索找出来两件雨披给了王庭长他们,老太太扶着门框看到王庭长他们离开时那沉重的脚步。

    不久后的一天,赵大竣接听王庭长的电话后,赶紧来到了法院,在法官们的调解下他和受害人家属互相让步达成了赔偿协议,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王庭长叫住了他,把清洗干净的两件雨披交给他并告诉他,那天从他家回来就把他家和他老母亲的困境汇报给了院长,经过院长和政府主管领导以及劳动民政等部门的沟通,准备给他老妈妈办理低保户待遇。赵大竣接过来雨披,深深的向王庭长鞠了一躬。当他迈出法院大门的时候,忽然觉得这个晚秋不再那么寒冷了……

 
 

 

关闭窗口